新浪百世物流香港電話客户端

説這狠話的人將成美國新防長?

説這狠話的人將成美國新防長?
2020年11月20日 23:30 環球時報

  原標題:“72小時內擊沉所有中國船隻!”説這狠話的人將成美國新防長?

  美國《外交事務》雜誌5個月前刊發的一篇文章,最近幾天突然“翻紅”。

  這篇文章的標題是“如何阻止在亞洲爆發戰爭”。作者是一位智庫女學者,米歇爾·弗盧努瓦。她在文中語出驚人,揚言“美軍須有能力在72小時內消滅南海中國海軍”。

  言辭雖然出格,但當時並沒引起太大波瀾。過去四年美方對華極端強硬,類似聲音並不罕見。但美國大選投票後這十多天,這篇文章忽又引起各大美媒的轉載和解讀:

  因為這個弗盧努瓦,突然成了拜登政府國防部長最熱人選。

  弗盧努瓦引發的關注,只是美媒對於拜登政府中國政策猜測的一個縮影。

  經貿、外交、國家安全等各個職位的可能人選,都成為外界預測下屆政府對華政策的依據。

  就連前總統奧巴馬,也在為這場猜測增添意外的素材。

  1

  美媒説,弗盧努瓦早已具備主政五角大樓的資歷。

  1960年12月,弗盧努瓦出生在加州洛杉磯市。20世紀90年代克林頓時期,她就進入了美國防部,擔任負責戰略方面的防長助理。2009年奧巴馬上台後,弗盧努瓦出任國防部副部長,主管國家安全和防務政策的制定,被認為是當時五角大樓“三號人物”。

  正當事業如日中天,2012年,弗盧努瓦卻以“陪伴孩子”為由辭職,隨後將更多精力投入保守派智庫“新美國國家安全中心”。她是這家智庫的聯合創辦人,並曾擔任主管。

  有人認為,就是在投身智庫這些年,她的對華立場日趨強硬。

  即便淡出政界,弗盧努瓦也至少有兩次“險些”成為美國防長。

  一次是在2014年11月。美國時任防長哈格爾宣佈辭職,當時盛傳弗盧努瓦將會接任。但弗盧努瓦主動拒絕,再次以“家庭原因”為由要求奧巴馬放棄提名她出任國防部長。

  接着就是2016年。美媒披露,如果那年希拉里贏得大選,弗盧努瓦就將成為她的防長。

  2016年6月20日,弗盧努瓦領導的“新美國國家安全中心”主辦活動,邀請副總統拜登發表演講。剛一上台,兩人相互寒暄,拜登突然笑着稱呼弗盧努瓦為“部長女士”。

  他還對着滿場觀眾透露“祕密”:“你們知道嗎,我正在為她寫推薦信。”

  在宣佈拜登當選後,美國媒體又爭相流傳着這個場景。當年的“希拉里政府”從未成為現實。但四年過去了,拜登自己成了“候任總統”。不用給別人推薦,他自己就能兑現對“部長女士”的承諾了。

  弗盧努瓦,也確實很早就出現在拜登內閣熱門人選名單上了。

  緊接着,這位潛在美國女防長有關防務和安全問題的看法,尤其圍繞中美關係的立場,立刻引起關注。

  正是在這種背景下,弗盧努瓦今年6月18日發表在美國《外交雜誌》的文章再度“翻紅”。

  文章的正標題“如何阻止在亞洲爆發戰爭”,看起來沒啥問題。但副標題和正文一開頭,就開始釋放濃濃的對華強硬立場,聲稱美中戰爭風險陡增,而“美國威懾力減弱增加了中國誤判風險”。

  有鑑於此,弗盧努瓦拋出了那段被大量轉載的話:

  “如果美軍能夠發出可信威懾,在72小時內擊沉南海上中國所有的軍艦、潛艇以及商船”,那麼中方在封鎖或進攻台灣之前就會三思而行。

  為使美軍具備這種可信威懾,她在文中以及過去幾個月接受《防務百世物流香港電話》等美媒採訪時,提出了一系列建議。

  比如美國政府必須增加投入,研發無人操作系統等新型軍事技術;裝備更多遠程導彈;增加在南海的軍事力量部署……她還建議,華盛頓應加大與印太地區盟友合作對華施壓。

  2

  弗盧努瓦展現的對華鷹派立場引來不少質疑。

  美國媒體Consortium News發文,説如果選擇弗盧努瓦領導五角大樓,將是一個悲劇開始的預兆。這樣的選擇證明拜登將揮霍美國的明天與中國和俄羅斯進行軍備競賽。

  而這“將是徒勞和災難性的,是為恢復美國日益衰落的帝國權力做無用功”。

  不僅如此,弗盧努瓦這些建議是否可行也被畫上問號。

  南華早報援引一位美國問題專家的話分析:

  其一,新冠疫情重創美國經濟並給未來美國國防預算投下陰影,弗盧努瓦一些新的計劃恐難獲得足夠資金支持。

  其二,就算得到實施,也難產生她所期待的威懾效果。如果真要武力攻台,“北京早就將美方直接干預的情況納入考慮範圍了”。

  當然,弗盧努瓦雖被視為未來拜登政府最熱防長人選,但她最後是否能夠獲任還不確定。

  美媒説,下屆防長考慮名單上還有多位有競爭力的人物。比如奧巴馬時期的國土安全部長傑·達克沃斯,國會參院軍事委員會成員傑克·裏德等等。

  另外,僅以一篇文章和今年以來的幾次訪談,就確定弗盧努瓦是一個“死硬對華鷹派”,也還為時尚早。

  2012年辭職前的弗盧努瓦,曾被稱為五角大樓中的“冷靜聲音”。

  作為時任美國防部副部長,她一直代表美方與中方共同主持兩國國防部副部長級磋商,並曾明確表態“美中衝突不可避免”的説法完全錯誤,寄望兩國建立一種積極、合作、有成效的關係。

  即便今年以來多次對華示強,弗盧努瓦也表達了對華合作意願。

  她批評説,本屆美國政府處理對華關係時“目光短淺”,沒為涉及雙方共同利益的話題預留合作空間:

  兩國“面臨諸多共同威脅,從預防下次大流行病,到應對氣候變化,再到處理朝核問題,無論是否喜歡,我們都不得不與中國合作,否則根本無法解決問題。”

  弗盧努瓦還認為,美國必須重啓與中國中斷的高層戰略對話,以便“就利益和意圖進行明確溝通”。

  接下來一個有待觀察的問題就變成了:

  如果真能執掌五角大樓,這個曾經奉行務實和冷靜外交哲學,對特朗普政府對華政策還多有批評的弗盧努瓦,會變成又一個極端反華鷹派嗎?

  3

  弗盧努瓦引起熱議,背後是輿論對拜登政府關鍵內閣人選的強烈關注。

  據説,美國多家媒體已從“知情人士”那裏獲得一份“可能名單”。

  前國家安全顧問蘇珊·賴斯、副國家安全顧問安東尼•布林肯等奧巴馬時期重臣,將會佔據拜登政府國家安全顧問、國務卿、美國駐聯合國大使等一系列外交、安全和經濟部門要職。

  英媒《經濟學人》11月刊一篇文章的標題直截了當:“奧巴馬時代的舊將們將塑造拜登的對華政策”。

  文章還説,這些深受奧巴馬信任的中國政策顧問一旦“獲得二次機會”,大都不會再像當年那樣對華“抱有幻想”。雖然出身與特朗普政府中國政策團隊大不相同,政策傾向卻可能趨同。

  不過,奧巴馬政府當年對中國實際抱有什麼態度,本身就是一個問題。

  “如果沒有金融危機束縛,我本可能在中國貿易問題上採取更強硬的做法”。在3天前剛剛上市的回憶錄《應許之地》中,奧巴馬這樣談到中國,讓人聞到一絲特朗普政府的味道:

  “2009年或2010年,我不可能發動貿易戰。那時我需要中國、歐洲以及其他所有潛在增長引擎的合作,以便重啓全球經濟。”

  也就是説,沒對中國發動貿易戰,實為形勢所迫。

  更關鍵的,奧巴馬還説,他原本計劃等到經濟環境不再脆弱,再逐漸對中國加大施壓。

  在奧巴馬袒露有關中國的“真實態度”後,美媒對於拜登政府的對華政策又多出了幾分猜測:

  做了奧巴馬8年副總統的拜登,多大程度上認同甚至繼承這些看法?當時的一眾對華政策顧問,會把當年沒有機會付諸實施的“加大對華施壓”,在拜登政府一一付諸實踐嗎?

  而對這些問題,我們中國又該如何看待呢?

  一位美國問題學者説,過去幾年我們處理對美關係的態度已經非常清楚,一方面從不放棄在平等基礎上修復兩國關係,同時也時刻準備着,對美方的任何蠻橫打壓進行“對等反制”。

  有了這種底氣和底線思維,就沒必要向美媒那樣猜來猜去了。

  來源:補壹刀

責任編輯:朱學森 SN240

熱門推薦

圖片故事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4000520066
舉報郵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