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百世物流香港電話客户端

3釐米長釘穿透頸動脈十多年,男子竟毫無察覺(圖)

3釐米長釘穿透頸動脈十多年,男子竟毫無察覺(圖)
2020年11月20日 08:44 瀟湘晨報

  原標題:奇!3釐米長釘穿透頸動脈十多年,男子竟毫無察覺…

  頸動脈被釘子穿透

  聽起來是不是覺得特可怕

  臨海的林先生卻和大家想象得完全不一樣

  痛?飆血?都沒有

  而且身體裏有根3釐米長的釘子這事兒

  他還是最近才知道……

  工作24年的醫生也感嘆

  這種情況太少見,病人運氣太好了

  頭暈想做磁共振,儀器報警

  林先生是個木工,今年55歲,長得很敦實。

  大約10年前,林先生幹活時突然感覺頭暈、眼前發黑。因為是家裏的頂樑柱,他擔心頭暈影響工作,趕緊去醫院檢查。

  醫生建議他做頸部和頭顱的檢查。但是,當林先生去核磁共振檢查室時,儀器報警了,醫生説他的身體裏有金屬,不能做磁共振。

  “醫生猜測,可能是我們幹活時,皮膚沾上了類似於鐵粉的東西。這種情況,沒法做磁共振。最後做了CT,發現頸椎有個地方突出。我經常要長時間低頭幹活,頸椎的問題也是沒法避免的。”他無奈地説。

  醫生開的藥,吃了一段時間,頭暈情況消失。直到去年。

  去年,老闆在天台包了個活,叫林先生過去。“我開着電瓶車過去的,路上都沒事。但是在那裏幹活時,又突然頭暈,人都站不穩了,休息了一個多小時才緩過來。”

  這回看病,林先生排除了腦部問題,除了發現頸椎的老病灶外,還發現血壓偏高,醫生猜測是這兩種情況引起頭暈。

  吃了防血栓的藥,頭暈好轉,林先生放心了。

  上個月,林先生和同事正在拆一塊木板,頭暈又突然發生。“坐着休息了半個小時,稍微好一點,但是走路覺得腳踩不實。”

  隔段時間發作一次,每次都是同樣症狀,林先生心裏很不安。“肯定是有問題的,做木工活時經常要爬高,要是爬高時突然頭暈,太危險了。”

  這次到台州醫院檢查時,林先生主動要求做頸部磁共振,因為以前都沒做過。

  當林先生通過金屬探測器時,報警聲又響了,無奈,最後做了CT。“醫生問我頸部有沒有做過手術,因為血管裏好像有異物。”

  聽説有異物,林先生很緊張。頸部沒做過手術,也沒受過傷,是什麼異物?哪來的?頭暈是不是這個異物造成的?

  找到反覆頭暈的原因

  拿着林先生的檢查結果,台州醫院血管外科主任醫師趙文軍也有這麼多疑問。

  “CT片顯示,有一個條形的異物橫穿頸動脈,雖然沒有出血跡象,但這條血管是心臟向左側大腦輸送血液的主幹道,出現這種情況風險很大。”趙文軍建議林先生馬上住院,並給他做了頸動脈造影。

  “這次看得很清楚,異物長約3釐米,直徑大概1毫米,應該是從頸部皮膚快速射入,橫穿頸動脈後,尖端抵住頸椎左側,另一頭剛好停在頸動脈血管外壁。異物在血管內的區域包裹了一團血栓,直徑有六七毫米。血管的直徑本來只有8毫米,可能是因為血液經過這裏的通道變窄,附近的血管壁被衝擊得往外膨出。”根據對林先生既往病史和工作的分析,趙文軍初步推測這個異物是一枚釘子。

  聽説是釘子,林先生難以置信。木工經常接觸釘子,一般是用氣槍釘釘子,為了安全,操作時他都是從身體一側往外打。但是看異物的角度,明顯是從外往身體打的。關鍵是,十多年來,他從未發現頸部受過傷。

  趙文軍分析,氣槍壓力強,速度快,所以釘子進入頸部的過程沒有明顯疼痛和出血。加上林先生工作時注意力集中,平時對於輕微的刺痛耐受度高,所以沒注意到頸部的異常。

  是不是釘子不重要,關鍵是快點取出異物,否則血栓脱落,或者等異物再變大,頸動脈被堵死,林先生就會中風。

  終於找到反覆頭暈的原因,又知道了風險,林先生心情很複雜。他能做的只有充分信任醫生。

  真的是釘子

  頸部異物,對於血管外科的醫生來説比較常見。比如工廠裏快速旋轉的砂輪,破碎的邊緣扎入頸部,比如橘農修剪橘樹枝條時剪刀脱手插在脖子上……大部分患者都有大出血,所以就醫及時。雖然林先生這種情況,連從醫24年的趙文軍都是第一次遇到,但治療方法萬變不離其宗:取異物、修補血管。

  異物的位置比較低,可能要鋸斷鎖骨才能取出,會涉及骨科、胸外科的範疇。術前,幾個科室的專家反覆討論手術方案,做好了可能出現的各種預案。手術當天,骨科的王斌主任直接在手術室待命,萬幸的是,這場手術最後不需要他上場。

  術中發現,釘子貫穿頸動脈後,尖端抵到頸椎椎體,釘帽卡在頸動脈外壁,仍然閃着金屬的光澤。由於時間較長,釘子和頸動脈已經完全固定,周圍並沒有出血,只是圍繞釘子的血栓,幾乎堵死了大動脈。就是這團血栓,導致林先生反覆頭暈。

  兩個多小時後,釘子被完整取出,受傷的這段頸動脈血管用一根4釐米長的人工血管替代,重建了心臟到大腦的動脈通道。至此,這個隱藏至深至久的“釘子户”,得到了徹底的剷除。

  林先生甦醒後,看到這枚和自己共處10多年的釘子,不禁後怕。他反覆思量,“最有可能的是做天花板吊頂時,木板挺硬的,釘子第一下沒進去,反彈回來扎到我身上”。

  趙文軍感嘆,林先生很幸運,釘子封住了血管破口,而且及時在頸椎前止步,沒有造成其他傷害。要不是血栓導致頭暈,可能林先生會和釘子繼續生活下去,後果難以想象。

  他提醒,在高速運轉的設備附近或常用鋭器工作時,要做好防護,下班時檢查身上有無受傷痕跡,發現異常及時就醫。畢竟,像林先生這樣,要害部位受傷卻沒有致命的情況,只能用“幸運”來形容。

責任編輯:祝加貝

新浪百世物流香港電話客户端
新浪百世物流香港電話客户端

掃描左側二維碼下載,更多精彩內容隨你看。(官方微博:新浪百世物流香港電話

熱門推薦

圖片故事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4000520066
舉報郵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